那时那年

你就是心,我唯一放不下的人

【执峰】愿那些让你怦然心动的玩笑都是真的

千夜:









rps预警,志伟微博小脑洞,短完~


时间线什么的我记不太清楚,请不要打脸hhh











“最喜欢的男明星是……赵志伟”


“想亲他想杀他想娶他~”


“你是吕鋆峰一个人的赵志伟!”


“戏里选裘振,戏外选你。”





“呸。”






早说过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喜欢不喜欢的不要随便说,不要到处浪挑逗别人,更不能这样不走心地来撩我。


赵先生是个幼稚的,固执的,死板的,不爱玩笑的人。


不爱这样的玩笑。


可吕大峰偏是个爱开玩笑的人,这样说来,他们十分不合。


不止如此,他还是圆滑的,通透的,开放的……仿佛这个人专是为造物者捏出与他作对的一样,一切都让赵先生头疼,又有着不可抵抗的,致命的吸引力。


赵先生觉得自己要完。


无奈里透出窃喜,这点儿窃喜又让他觉得讽刺。






既然爱都是不自知,何必他一人多心,一人煎熬?







第一次,他们插科打诨地糊弄过去,将这严肃的话题引成个玩笑,然而对方话已出口,赵先生像是被强灌下一口酒,心里热辣辣的,难以消解,而罪魁祸首毫不知觉,犹自和人大声玩笑。于是他借着这一点儿恼怒的醉意,说了句生平没说过的蠢话,做了个往日不敢做的蠢事。


吕大峰叫得夸张,捂心抚肺的,只是面色如常,笑容依旧,白瞎了赵先生一番忐忑心动,他只当这也是个玩笑。


去你妈的,赵先生在心里骂。


我又不是你,才不会拿这些事作弄人。明明每一个吻,每一句表白,都掏自肺腑,真心实意。













第二次,他握着手机不住回放方才那句话,想象着吕大峰亲他杀他娶他的样子,心里翻滚的醋意都慢慢平息,竟已能成功无视他身边那人。


很好,赵先生觉得自己居然被这一句激出了些许少女心来,幻想与那人来一场或轰轰烈烈或矫情至死的爱情,而不是剧里那样拘谨严肃,什么该死的朋辈之情,什么该死的礼不可废。


赵先生打开手机,心里措辞该如何名正言顺地指责他的见异思迁,某人却更新了朋友圈:


今天活动很开心,谢谢某位连先生的配合【爱心】【爱心】。


……


赵先生把手机摔在地上,又打开电脑回放直播,看他二人如何配合。


这次心情平静,没有吃醋,也不会动心。


他怎么会忘了,吕大峰,他只是又在玩笑。











第三次,他看到那人又在做宣传,配图很美,只是文案矫情,令人作呕。


赵先生忍了许久,中二病与占有欲还是先后发作,他咬牙打出三个字,“那我呢?”


很好,很傲娇,很有存在感,崩人设什么的就不在乎了吧。


他忐忑地等了很久回复,几乎想要删掉自己的幼稚发言,你看,像一个讨糖吃的孩子,能得最好,如果要不到,难道还能哭么?


“你是吕鋆峰一个人的赵志伟。”


吕大峰一句话发了两次,赵先生跟着念了无数遍。


想象着这几乎算是表白是承诺是宣告主权的话从那人丰润的唇瓣里吐出,该是怎样令人心动的情景。


于是他又想起那天那个吻来。


他没有再回复,只自觉地把它当作玩笑。










第四次,他压力重重,委屈难过,几乎快要支撑不住,被吕大峰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


于是只好再开起玩笑,这是吕大峰的拿手好戏,他负责逗,赵先生只需要笑。


他问出一个纠结很久的问题,意图用老梗来缓解气氛,又希望那人有点儿眼色好好抚慰他。


吕大峰毫不犹豫地喊出他心中所求,赵先生却慌张地“呸”了一声,不敢接话。


自讨没趣,自相矛盾,自娱自乐,自作自受,说的可不就是他一人?


吕大峰永远一身轻松,因为答案总是确定,风格也很统一,谁在撩谁,浪遍天下。


吕大峰的朋友也都淡定,习惯他的亲密,配合他的演出,总是合作愉快,两厢欢喜。


认真的只有赵先生。


这是他自己的错,他已不再怨怼对方,道行太浅,用情太深,总是罪过。








最后一次,他急匆匆地赶到北京参加活动,试探着给吕大峰打了个电话,接的很快,没有给他反悔的时间。


赵先生于是深吸了一口气,“给你一个就近探班的机会,现在我就在北京,两个小时后飞上海,过来拍个照交代粉丝还来得及。”


吕大峰的笑声隔着手机传来,仿佛呼吸还在耳边,“谢谢你帮我省钱了哈哈,定位发来,我马上到!”


他挂了电话,又在忐忑和期待里消磨着时光,然后一切情绪被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冲散。赵先生情不自禁地抱起人转了两圈儿,又故意歪曲别人的话再转两圈儿。


放开彼此时两人都累的喘气,赵先生觉得近两个月修炼出的沉稳和忍耐都是自己的错觉。


吕大峰还是那样,大说大笑,毫不避讳,也不尴尬生疏。


赵先生微微放了心,又气他这样没有长进。


“诶吖我说赵志伟你每天录那个破节目都什么剧本儿啊我去,哥哥妹妹的,公主抱,还接吻,你怎么一点儿不介意你官配的感受啊?你知道我可是会吃醋的啊,说好的心里只有我一个人,结果到处撩妹,本王真的很伤心啊……”


短暂的兴奋和热情过去,赵先生的心又沉下来,他疲惫而敏感,吕大峰这话有如火上浇油,不是气他分不清真假的吃醋,只是再受不得这种不加收敛不计后果的赤裸裸的挑逗,


“你能不能不要再开这些玩笑?你知不知道我每次都……”


“对不起啊,我,”吕大峰停下脚步,偏头朝他眨眼,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你知道我本来就是这样,对你忍不住的。”


赵先生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小浪货”,打算把话题带过去,遮掩这暂时的失态。


吕大峰却没那么有眼色,他用令人吃惊的灵敏动作跳到赵先生前面,一把摘掉他装酷的墨镜,凑到他眼前道,


“可是也不完全是开玩笑嘛,我是真的很吃醋很生气,我认真一点儿说你会不会听啊?”


……








第五次,吕大峰的玩笑依旧让赵先生怦然心动,情难自禁。


可这次的话,掏自肺腑,真心实意。


赵先生确定这是一个圆满的故事。


男主角是他和他爱的人。


有一天他再也止不住炫耀的心,打了很多字,想要告诉很多人。


后来还是觉得不能崩人设,不可以欺负单身粉丝,做个温柔的人吧,那就祝愿:








那些让你们怦然心动的玩笑都是真的~





































评论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