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那年

你就是心,我唯一放不下的人

未面


已经再找不到关于你的痕迹了。
再没有小心翼翼到无所谓的感觉,再嗅不到你湿漉的气味了。
我曾为你种下一朵花,待她吐蕊芬芳时双手奉给你,做我们最长久的印证。
可她不知明的萎了枯了。
我坐在她干瘦的躯体旁一直一直,时光的小兽毁灭,毁灭的奔跑而去。
我怅然的叹息。
〈她不知天亮天清,她死守着没有碑的坟墓〉
再没有你的模样言语,就这样细碎的瓦解现在过去。
当我看懂你时,你已不在了。
我怀念那时你面前的自己,一往无前的,英勇无畏的,却又见忐忑地望着你的自己。
从时光的最深处开起的一朵花来,席卷着的气味。
最放不下你了。
但也回不去了。
〈三生未眠,许我些时间〉
沿路走去,都是你看到过的风景。
也许可以遇见,也许离散敌不过时间。
也许我白发老去,也可以站在回忆里等你。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