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那年

你就是心,我唯一放不下的人

他和他

             他和他(海隼)
 
  突如其来的脑洞,可能有点意识流,也可能ooc,写的不好,希望见谅。

  1。
  我收到了一封匿名情书。

  霜月隼有一瞬间很疑惑,因为像他这样突然退出组合销声匿迹的人,应该不会有人知道自己住在这里吧。

  恍惚间竟然打开了这封信,那字体如此的熟悉,霜月隼眷恋抚摸着那些字,仿佛感觉到了那个人熟悉的体温。“啊,真是讨厌呢。”

  霜月隼把那封信搁在茶几上,走向厨房,看到那个熟悉的红茶牌子,瞬间就…“真不知道是自己薄情还是那个人薄情呢。”他转身回了卧室。

  那封信依旧躺在茶几上,只是边角有了褶皱。

  2。
  那时候还在组合里,文月海就是那个他,对自己格外在乎,也格外的迁就。就像郁说的“海像大家的爸爸呢!”霜月隼也是那般的感觉。

  他对待工作特别认真,虽然自己也是这般,但大多时候表现出来的确是懒洋洋的态度,虽然刚开始这样并非本意,但后来,霜月隼却是为了看文月海那习以为常的笑容,还有哪些熟悉的话语,他很坏,霜月隼自己承认。

  文月海仿佛什么时候都游刃有余,大概只有在对待自己初恋上或者在对待自家队长会表现出一些不一样,会慌乱,也会有不舍,还会有纵容。或许正是因为这般,文月海他惯坏了很多人。然而那些人也很乐意依靠他。

  3。
  “隼。”这个名字在文月海在口齿间流转了不知道多少次。他也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会不停歇的喊着这个名字,仿佛上瘾一般。偶尔的下意识呢喃间都是这个字。

  文月海还记得当时夜在自己生病好了之后告诉自己,高烧到毫无意识的时候喊的全是“隼”的名字。文月海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很难堪,仿佛埋藏了很久的秘密被其他人掀开了,而这个秘密像是血淋淋的伤口,怎么捂怎么治愈都治愈不了的。他那一瞬间知道,自己可能沦陷了,哦不,可能早就已经沦陷了,只不过他还在自欺欺人。

  生病之后的海,他向大要了很多工作,整日早出晚归,他在躲着隼,他害怕。

  4。
  “海。”这是第一次隼起来的如此早,文月海还在心里感叹了一下,但下一秒他就想逃开了。隼的目光仿佛能透过自己的眼睛看出一切,他别过头去,准备离开,但却被一双白皙的手阻挡。

  “海,不想和我聊一聊吗。”霜月隼双手拉着半袖下裸露的肌肤,一瞬间海觉得自己胳膊那一块仿佛燃烧一般,像药,却食药无医。

  “放开我,隼,我有工作。”海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不放哦。你的工作我早已和大讲了,阳和夜接手了,毕竟他们都不希望你再一次累倒啊,你说是不是文月海爸爸。”霜月隼一瞬间开起了玩笑。

  “哈哈,也是啊。主要还是因为你太不靠谱了啊。”文月海不知道为何突然放松了,他想明白了,也许就这样陪伴着他也很好。

  海单手拉住隼的手腕,拉他坐到沙发上说“既然你把我的工作都推走了,那今天我就好好陪陪白魔王大人喽。坐着吧,我去准备你最喜欢的红茶。”说完,文月海走向了厨房,熟悉的牌子,地方,恰到好处的热度,浓浓的茶香,霜月隼一瞬间觉得就这样一辈子也很好。

  5。
  虽然说开了,但各自内心的小九九却还是依旧存在的。

  但感情却不是说没就没有的,终于有一天,大来找我了,他知道了海对我的感情。那一天,我想疯了一样的给他讲虽然他喜欢我,虽然他并不知道我也喜欢他,但我们不会影响到组合的发展的。然而大却…是啊,我们是公众人物。

  最终,霜月隼决定放弃了。他为了Procellarum,更是为了海。他突然提出退出组合,他走了,他放开了海,放开了Procellarum的孩子们。因为他觉得他们更加需要海,海可以更好的照顾他们。

  大概还是放不下,霜月隼最终找了一个靠海的地方生活。他也曾给海寄过一张这边大海的照片。他依旧在电视上看着少了他的五个人的Procellarum,依旧思念着那个人。

  6。
  人们常常会说,得不到的才是最珍贵的。的确是。

  粉丝们看着昔日海和隼的合照唏嘘着,毕竟一个人如日中天,一个人却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退出,包括海。

  7。
  记忆终于变成一座牢笼,而牢笼内还是他的笑容。

  记忆终于变成一座牢笼,而牢笼之外天空低垂。

   
  END.

打上END.的瞬间仿佛松了一口气,我很喜欢他们,他们每一个人。海哥是本命,我想让他们彼此都在心里永远有对方,于是就有了这篇文。虽然有隼的退出,但我其实很不愿意,Procellarum永远都是六个人,他们永远是我的心头爱。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下篇文再见。

评论(4)

热度(19)